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女友  »  女优女友
女优女友
索邦大学悄然颓废在这个浮躁都市的一角;阴鬱的塞纳河浑浑噩噩的在左岸和右岸间流过,一如我的生活——完成学业遥遥无期,法国的大眾传媒硕士其实也不过如此,我毫无兴趣。

  一直睡到中午12点,随便吃了点东西。傍晚时候还有课,或者去图书馆看会儿书先吧,总比自己在家裡鬱闷死的好。

  「请问这裡有人吗?」一个甜甜的女孩子声音,一段蹩脚的法文。

  我已经又在图书馆裡睡了将近一个下午了,突然被惊醒,抬头望去,一个美得不染风尘的东方女孩正站在我的身边。

  「我可以坐在你边上吗?别的地方都已经没有位子啦!」一段更加蹩脚的法文,但配上这种嗲嗲的声音却仍然很吸引人。

  「哦,当然可以!」我揉揉眼睛,伸个懒腰,然后作出一个最阳光的笑容:

  「请坐。」

  「Merci!」总算这句谢谢还说得算标準。

  我打量著这女孩:一头乌黑的长髮,白皙的瓜子脸,灵秀的鼻子,薄薄的嘴唇,一双大大的眼睛看起来却又有点淡淡的忧鬱——我考,老天爷造她的时候一定费了好大心血——那种古典而又幽怨的感觉,嗯,好像似乎……嗯,对,就像林妹妹一般。

  「中国人?韩国人?」我试探著和她搭话。

  「我是日本人。」她微微弓了下腰:「你是中国人?」「哦,对。」我对日本这个变态国家一向没有什麼好感,似乎这个国家除了卡通和A片就再也对这个世界没什麼贡献了。

  「你好!」女孩突然用标準的普通话对我说。

  「啊?」我吓了一跳。

  「我父亲是日本人,母亲是中国人,所以我也是会说中文的。」「啊哈!」我掩饰不住心中莫名其妙的惊喜:「你好,我叫林梵,叫我小梵好了。敢问姑娘芳名?」她抿著嘴微微笑著,鞠了一个标準日式鞠躬:「你好,我叫苇月忧子,叫我忧子好了。请多多关照。」和忧子的故事就像所有的爱情小说一样——浪漫缠绵。

  她其实是在六月份才刚到法国的,没有朋友,没有亲人,法文也只是刚刚起步。我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帮她狂补法文,带她游览了夏日巴黎的每一处美丽的地方……从十月初开始,忧子退掉了以前的房子搬来和我一起住。

  让我惊讶的是,一个像她这麼纯纯的女孩子已经不是处女,而且她的性经验似乎还很丰富,经常把我在床上搞得爽歪了天。不过,无所谓啦,忧子虽然是我喜欢的类型,但我还从没想过和她一生一世白头偕老的事情。

  至於忧子的家人与过去,她从来没有向我谈过,我也从来没有问过。

  今天下午没有课,忧子去法语补习班了,我自己在家。

  闲得无聊,於是打开电脑上上成人网站。

  BT下载——亚洲成人区,一个帖子吸引了我的注意:清纯女孩的开发,出演女优叫伊藉水月。

  哦,应该会很有意思,这种挑逗纯纯小女孩的片子一向是我的最爱。

  打开链结,有一幅预览,是这卷AV录影带的封面——我的心扑通一声!长长的头髮被拢在耳后,依稀带著些哀怨的眼神,灵巧的小嘴紧紧抿著——忧子!

  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照片上的「忧子」依然如天使般那样美丽,穿著一件水手制服式的校服,羞怯的坐在墙角:上衣扣子被解开,露出白皙的胸膛,娇小的乳房惹人爱怜,粉红的乳头微微翘立;下身的短裙被掀到腰际,几根淡淡的阴毛从乳白色的内裤中露出,内裤中央一道隐隐凹陷下去的缝隙让人產生无限遐想。

  封面上还附了几张剧照。

  一张是一个老头俯首在「忧子」两腿之中,贪婪地吃著什麼美味;还有一张是「忧子」坐在一个教室的讲桌上,上衣全开,分著两腿自慰,台下七、八个男生看得目不转睛。

  我的心砰砰乱跳,太像了,竟然会有长得这麼像的人吗?或者……那真的是忧子?我点击了下载,打开BT,伴随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电影完全download进我的硬碟裡去。

  傍晚6点多,忧子下课回来。我没有提及电影的事情,只是像平时一样陪她在厨房做饭,然后边聊天边吃饭边,看看电视裡无聊的法国肥皂剧。

  饭后忧子说要去洗澡,我於是重新坐到了电脑前。

  100%,电影已经下载完毕。我仔细听了听,确定忧子已经进到卫生间,然后把电脑的音量调到最低,打开了这个电影档。

  一个秀气的女孩儿穿著水手校服走在公园裡,白皙的脸颊在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,微微的酒窝、羞怯的表情,我真的无法分清这个美丽的女孩儿到底是我的女友忧子,还是那个叫做水月的女优。

  我还在发呆的时候,萤幕上的「忧子」已经换上了一套雪白的体操服置身於一间学校的体育馆内。音乐开始响起,伴著节奏「忧子」开始表演起艺术体操。

  镜头拉近,我才发现这套白色的体操服竟是如此薄如蝉翼:「忧子」胸前的两颗小樱桃可以看得一清二楚,两腿间一片黑漆漆的更是无从遮掩。

  「忧子」动人的躯体做著各种体操动作,摄像机不停地捕捉著她的每一个细节,时而是乳房的特写,时而是「忧子」劈腿时对她隐秘部位的特写。

  突然音乐打断,一个相貌猥褻的老头走进了体育馆。

  不清楚这老头是校工还是老师,但是却恶狠狠的冲著「忧子」大叫著。

  「忧子」走上前去不停地鞠躬道歉,老头说话的声音低了许多,却带著一副色迷迷的笑容打量著「忧子」。

  镜头重新回到「忧子」身上,原来经过刚才的体操动作,「忧子」已经香汗淋淋,本来就薄薄的衣服现在被汗水湿透,基本像没穿一样。

  老头突然伸手抓向「忧子」的乳房,「忧子」尖叫一声刚要跑开却被老头摁倒在地。

  「兹」的一声体操服被彻底撕开,老头用身体压住「忧子」,左手握住她的左乳,低下头用嘴含住了右乳的乳头,右手伸进了「忧子」两腿之间。

  镜头紧紧对住了「忧子」毫无遮掩的乳房,我的心再一次剧烈颤抖起来-右乳下那颗红色的小痣——天底下不可能再有这麼巧合的事情了,没有错,这个叫做伊藉水月女优正是我的女友苇月忧子!!!

  为什麼?为什麼?我的心像被狠狠地插了一刀!我清纯可爱的忧子怎麼可能竟曾经出演过A片?

  影片继续著。

  老头分开忧子的双腿,贪婪地淫笑著。镜头上忧子的隐秘部位被打上了马赛克,但通过老头手臂的动作可以猜到,他的手指正在抠挖忧子的桃源深处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忧子的声音已经从开始的尖叫变为呻吟。

  老头这时弯下腰,凑在忧子耳旁说了句什麼,忧子的身子先是一颤,然后红著脸把头埋到一边紧紧地闭住眼睛。老头哈哈大笑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脱下裤子,把他那根足足有半个多世纪歷史的傢伙插进了忧子的身体。

  「亚买迭,啊……啊……」忧子眉头紧皱,手下意识地抓紧地下被撕坏的衣服。

  老头的实力看起来并不很强,大概只坚持了五分鐘就大吼一声,拔出傢伙射在忧子雪白的乳房上。

  镜头再次对準忧子緋红的脸蛋,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流过……心的感觉是伤痛的,但我下半身的弟弟却硬了起来。

  我犹豫了一下,带著愧疚的心情咬了咬牙,继续拖动了影片。

  场景被转换到了一间教室,屋中只有忧子一个女孩儿,穿著水手校服,静静的坐在教室前排。七、八个男生在高声喧哗,有的还在抽烟。黑板上掛著一张女性生殖器官解剖图,边上是歪歪扭扭的日文,只有「生理课」三个中文字写得倒还清晰。

  上课铃响了,门被推开,进来的竟然是上一幕强姦忧子的那个老头!老头走到讲台,拿出一本应该是生物课本的书,乱七八糟的唸了一段日文,然后放下书奸笑著丢了一支粉笔给忧子,朝黑板努了努嘴。

  忧子低下了头,慢慢从座位上站起,走到黑板前停了下来。

  老头凶神恶煞的大叫起来,底下几个男生也跟著一起起哄。忧子惊惶的回头看了一眼,咬了咬牙,用粉笔在黑板上画出一个裸体女性,然后又照著女性生殖器官解剖图用轻若蚊蝇的声音一一解释。

  忧子解释完后,老头哈哈一笑,大概问大家听懂了没有,底下一起淫笑著摇头。於是老头二话不说一把抱起忧子放在讲桌上,大声向忧子吼了些什麼. 忧子无助的眼神像一隻柔弱的羔羊,顿了一顿,慢慢地对著讲台下的男生分开双腿,掀起裙子,露出白色的内裤。老头走到忧子背后,两隻魔爪一下子握住了忧子柔软的胸部,解开她的上衣扣子,从裡面摘掉文胸,让忧子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之中……理智or性慾?我的手在颤抖,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门「吱」的一声响了,回首望去,忧子披著浴巾站在了我的身后。

  黑暗突然把整个小屋中的一切融化,只剩下沉默和忧子面颊上两道晶莹的泪光。

  「忧子,我……」我伸手想去拉住忧子,触到胳膊的一瞬间,她却像触电一样的向后躲了开去。

  「林梵,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」忧子像一隻受惊的小鹿般蜷缩在墙角,嘴裡囁嚅著。

  刚才被色慾侵佔的大脑一下子冷静了下来。奇怪的是明知忧子向我隐瞒了她的过去,我心中不但没有任何的愤怒恼火,有的却是对这个柔弱的女孩子的无限爱怜——也许我真的爱上她了。

  「忧子,我不怪你,但请你告诉我事实的真相好吗?我保证不会生你的气,保证还会一直对你好,保证还会一直保护著你,不让你再被伤害,好吗?」所有的委屈彷彿山崩地裂般爆发,忧子「哇」的一声哭了出来,一头拥进我的怀裡,紧紧地抱著我,紧得简直令我窒息:「梵,对不起!我不是想骗你,我是真的爱上你了。我离不开你,我怕你知道了我的过去,会认为我是个淫荡的坏女孩儿,会拋弃我。梵,对不起!我不想离开你,我真的离不开你了,求求你不要拋弃我好吗?」我抚摸著忧子的长髮,吻去她脸上的泪水,附在她小巧的耳边悄声说:「忧子,我爱你。我不会在乎你的过去,我要的只是你的现在和未来。我会关心你、爱护你,不让你再伤心难过的。相信我,好吗?」忧子抬起头,水灵灵的大眼睛看著我,我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去,和忧子小巧的舌头纠缠在一起,吸吮著她嘴裡的芳泽。我的弟弟不知不觉地又硬了起来。

  我把手从浴袍中伸了进去,抚摸著忧子的乳房,不一会儿她的乳头就挺立了起来。

  忧子用颤颤的小手把浴袍解开,我顺著她的脖子吻下去,停留在忧子俏丽的乳房上,用舌头在她的乳头上划著圈,然后突然一口咬住粉红色的乳头,忧子「啊」的一声叫了出来。

  我的手继续向下探索,越过光滑平坦的小腹和柔顺稀疏的芳草地,忧子的桃源洞口已是一片芳泽。

  我的手轻轻的按住她的阴唇,顺时针方向的抚摸著,不一会儿整个手掌都全湿了。我把手抬起给忧子看,她粉脸一红,「嚶」的一声扑进我的怀裡,用小拳头无力地拍打著我的胸脯。

  我把忧子抱到床上,分开她修长的双腿,用硕大的龟头顶在她的妹妹上来回摩擦。忧子的喘息声音越来越急促,伸手抓住我的弟弟,娇声说:「梵,给我,我想要你,求你……给我。」我不忍再折磨她,腰向前一挺,龟头立刻被嫩嫩的穴肉包裹住。

  忧子的小穴特别紧,而且她一向特别怕痛,一点都没有AV女优的淫荡,反倒是给人一种邻家女孩情竇初开的感觉。我不敢太快进去,先是用弟弟浅浅的伸入,然后再拔出,一直到忧子慢慢开始适应,她的淫水顺著我的龟头流到弟弟根部时,我才一鼓作气地完全进入忧子的体内。

  我的弟弟是属於特大号的那种,而偏偏忧子的阴道又很短,所以每次抽插,我的龟头都几乎可以逼近她的子宫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忧子呻吟著:「老公,用力!再用力!再深点……啊……就是那裡……啊……进去了,进去了……老公,你的弟弟进到我的子宫了!」「啊……别……别停下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讨厌,原来你是想磨人家那裡啊……哦……好酸啊!不行了,不行了,要尿了……」忧子死死地抱著我,全身弓了起来,明显可以感到她的阴道在强烈收缩。

  「哦……天啊!好舒服,我去了……去了……」我拔出弟弟,一道白浊的阴精顺著忧子的阴道口流了出来。我坏笑著把阴精用手沾著,拿给忧子看。忧子狠狠的打了我一下:「还不是你弄的!」然后转过头去,脸颊緋红,说不清是因为高潮还是害羞。

  没有给她任何休息的机会,我再次把弟弟插了进去,像打桩机似的狠狠地抽插。没过三分鐘,忧子又在大叫中洩了。

  就这样大战了大概三十分鐘,忧子十几次高潮后,我再也忍不住,用弟弟狠狠顶住忧子的妹妹,在她抽搐的阴道中射了。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