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货车上的欲火战争
货车上的欲火战争
我叫辉仔,今年十六岁。母亲在生我时难产过世了。父亲(火城仔)是个卡车司机,而我的堂叔(金城仔)则和我的父亲一起在跑车;大哥(杉仔)国中毕业后也加入跑车的行列;去年,我国中毕业后也加入了跑车的行列。
从小,我就喜欢看父亲那长期搬货所锻炼成的壮硕形体;特别是父亲帮杉仔和我一起洗澡时,看着父亲全身的刺青,胸前的两只『黑龙』从上臂一直盘旋到大腿处,及背部的『九纹龙花和尚』,因帮我两人洗澡而肌肉浮动时,那徐徐如生的刺青,看的我好欣生羡啊!再看到父亲的屌,因晃动更使的阴茎及龟头上的『乌龟』刺青恍如有了生命般的有生气!此刻的我,总是心跳加速,久久不能自拔。再加上每当父亲帮我们洗完澡后,总在我们臀部上轻轻拍打一下,说:「好了!」那更是让我愈加喜爱父亲的一切。
七月中炽热的太阳,早已让在卡车上的我们四人褪去了上衣,在港边卸完货后,更是令人感到有股无名的灼热似将从身体中窜烧出来般;父亲决定就在港边找个阴凉处歇息。昏热中,我们四人沉沉睡去,直到父亲因尿急下车尿尿时才将我吵醒
父亲上车时,不知是因睡意仍浓,还是故意要让他的屌通通风?透透气,竟未将拉炼拉上,父亲的屌就在拉炼缝中晃来晃去(我们家族的人都没有穿内裤的习惯),看得我好想将父亲的屌捧在手中,仔细的端详,再细细的品味一番。看着父亲又沉沉睡去,坐在父亲旁边的我,我的鸡巴已蠢蠢欲动。我一面拉开自己的拉炼将鸡巴掏出,一面缓缓的将头低向父亲的屌,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为父亲屌的特殊男人味深深着迷;接着我伸手将父亲的屌掏出拉炼外,吐出舌头轻轻的再父亲的龟头上舔了一下,好妙的滋味啊!接着,将父亲的屌缓缓捧起,张开口将父亲的龟头含住,用我那柔软的舌头再龟头上轻轻摩蹭,父亲或许因着这舒服的感觉而『嗯~!』了一声,这一声让我更加的往父亲阴茎底部含去,逐渐的我感受到父亲这根热玉米正持续加温变大中,让我有着无限的赞叹;以前,虽和父亲一起洗澡,却未曾见识过父亲屌的『战斗力』,今天总算让我给尝到了;在我忘情于探索父亲阴茎的奥秘时,父亲突然惊醒了过来!
「辉仔!你怎幺在吸我的屌!我还以为是金城仔在吸我的屌!」父亲这一说话,堂叔和杉仔都醒了过来;此时,我虽有被发现的尴尬,却不忍将父亲那美味的屌给拿出来。「平常都是我在吞你的屌,想不到今天是你儿子辉仔在吸你的屌!」堂叔一边说一边掏出他的老二粗暴的上下套弄着,还低头品味起我的鸡巴!此时,我才知道死了妻子的父亲和未婚的堂叔是彼此『欲望』的消除者。而杉仔起先是一阵惊讶,惊醒后随即加入这场『欲火』战争!杉仔也掏出他的鸡鸡,并解开堂叔的皮带、脱下他的裤子,往堂叔的屁眼给舔了下去,随着杉仔试探着堂叔屁眼的深处,堂叔发出『嗯喔!嗯喔!』的淫荡声;而我也在堂叔的吸允下,不断发出『啊!嗯!』的爽声;父亲则一手捏掐着我的乳头?一手沾着口水在自己的乳头摩蹭,还不断的叫着『辉仔!千万别停喔!好爽喔!』我在堂叔的『威力』伺候下,我那不经世事的鸡巴一阵猛烈抽动,射了满满一口的『鲜奶』在堂叔口中,堂叔则全数点收,一点不剩的吞入喉咙,还将我的鸡巴给舔得干干净净,才放了我的鸡巴一条小命,并回过身去吹杉仔的鸡鸡。此时,父亲大概也受不了我的柔软攻势,大叫『我要出来了!啊!』飙了好多、好多浓稠的『浓汤』在我口中,浓稠的『浓汤』充斥着我整个嘴巴,但父亲却持续猛烈激射,持续了好久、好久,我将这堪称人间极品的『浓汤』通通吞咽下肚。父亲休息了一下,一边帮堂叔打手枪、一边舔起了我的乳头;杉仔此时狂叫一番『大炮要发射了!』射了堂叔满口的『炮汁』,堂叔当然也是照单全收,一一吞下喉咙。这时,换堂叔哀嚎『火城仔!我要开枪了!』顿时连珠炮似的从龟头飞出一串白色精液,飞喷到我的胸口上,一阵火热在我胸口晕开,父亲即刻伸出舌头,一口一口舔进嘴里。
我们四人在这『欲火战争』暂告一段落后,疲惫的喘息着。我喘着气说:「回家后,再战一场吧!」

【完】